FB_IMG_1461892003727.jpg

 

 

 

http://www.reports.tw  2008-06-13  中華調研網  關閉窗口

    通過口香糖、酸奶迅速普及的木糖醇、低聚糖等具有獨特生理功能的“新糖”,正在越來越多的領域取代蔗糖。而公共健康意義更大,對解決糖尿病、肥胖等“社會病”更有效的稀有功能糖方面,剛剛迎頭趕上的中國正面臨著一場多年前就悄無聲息布下棋局的狙擊戰。當飽受吃糖引起的糖尿病和肥胖之苦的中國人認識到L-阿拉伯糖是個好東西,當苦于公共醫療保障開支巨大的中國政府知道在蔗糖裏添加一小點L-阿拉伯糖就能兩全其美時,我們也許又要面臨吃健康糖要向日本人交錢的窘境。

    尋找阿糖

    2008年1月10日,北京遭遇新年的第一次大幅度降溫。遠離北京市區40多公裏的大興區龐各莊,寒風夾雜著黃沙流竄在空曠幹硬的田間,讓人更覺寒冷。

    一塊依然矗立著風幹玉米稈的地塊,將張連興的廠房和他辦公居住一體的農家院連接起來。張連興,吉林化工集團江南研究院副院長,一年來,他幾乎每天都走在這三點一線之中。

    “我強烈要求來這負責這個項目,完全因為它的市場前景太好了,讓我有成就感。”張連興的另一個身份是北京建力江南糖醇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2006年,他所在的研究院與北京一家公司合資籌建了這家專門從事功能糖醇研發生産的公司。讓張連興放下優越的生活來到北京遠郊修行的,正是該公司正在研發的以L-阿拉伯糖為代表的稀有糖。

    糖是人類生命代謝的主要能量來源。無論是傳統的蔗糖,還是新興的澱粉糖,以及應人類健康需求而開發的糖醇甜味劑,如山梨醇、麥芽糖醇等,其單糖均為葡萄糖、果糖或其衍生糖醇。由于它們的化學結構中都含有6個碳原子,俗稱6碳糖。但6碳糖熱量高,並易造成糖尿病、心血管等疾患,目前在西方社會被認為是又一種“白色毒品”,很多國家正在推動以木糖醇替代蔗糖的“糖工程”,直接導致木糖醇的國際市場需求居高不下。而由于木糖醇常用的化學生産工藝汙染嚴重,很多歐洲國家禁止興建工廠,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木糖醇生産地。

    與木糖醇相比,作為5碳糖的L-阿拉伯糖具有的生理功能更為奇特。近年來國際生理學家和營養學家就L-阿拉伯糖在腸道內對糖類代謝的作用做了一系列深入研究,發現L-阿拉伯糖對蔗糖的代謝轉化具有顯著阻斷作用,使得它在減肥、控制糖尿病等方面的應用前景看好。據文獻報道,只要在普通蔗糖中添加2%的L-阿拉伯糖,就可以抑制40%蔗糖的吸收,同時也抑制了血糖值少升高約50%;如果L-阿拉伯糖添加量達到4%,可以使血糖值完全不升高,胰島素幾乎不分泌。

    日本政府十分注重全民保健,故日本在阿拉伯糖的功能食品應用方面位于國際領先地位。日本厚生省的特定保健用食品清單中將L-阿拉伯糖列入調節血糖的專用特殊保健食品添加劑,美國醫療協會也將L-阿拉伯糖列入抗肥胖劑的營養補充劑或非處方藥。L-阿拉伯糖作為一種低熱量的甜味劑,已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局和日本厚生省批准列入健康食品添加劑

    中華醫學會估計,中國目前至少有4000萬以上糖尿病人,已成為世界糖尿病人口第三大國,另有6000萬糖尿病前期(糖耐量受損)人群。因此L-阿拉伯糖一旦作為政府的法定蔗糖添加劑推廣開來,其對中國普通百姓的影響之大堪與食鹽加碘、醬油加鐵並論。

    當然,其中蘊藏的商業價值也令人咋舌。

    另外,L-阿拉伯糖可用于合成核苷類似物等抗病毒藥物,治療白血病、癌症的化療藥物等。據了解目前全球共有5種進入三期臨床試驗的抗乙肝新藥,其中兩種采用L-阿拉伯糖為原料:即由韓國 Bukwang公司研制的新藥Clevudine(L-FMAU)(嘧啶核苷酸類似物),和瑞士Novartis公司開發的新藥Telbivudine (L-核苷類似物的一種)。鑒于在全球尤其是亞洲的乙型肝炎人數甚多(中國有1.2億乙肝病人和病毒攜帶者),L-阿拉伯糖的這一醫藥用途也非常巨大。

    但這種具有神奇功能的稀有功能糖價格卻始終讓人望而卻步。由于分離、純化技術的限制,L-阿拉伯糖的價格居高不下,日本和歐美的市場銷售價為10萬—12萬美元/噸。而在國內,由于幾乎沒有工業化生産廠家,用于研究的小包裝L-阿拉伯糖單價甚至在此基礎上翻10倍。

    “這樣的價格一般的研究機構都無法承受。”張連興在2007年曾以高價輾轉買到100克L-阿拉伯糖,用于成分分析,從而找到自己生産L-阿拉伯糖的辦法。

    張連興生産功能糖的方法在功能糖領域自成一派。張連興介紹,傳統以酸解方法生産木糖醇等功能糖,會伴生大量廢液,但其中仍含有各種糖醇成分。以木糖醇為例,其廢液中木糖醇含量達40%左右。對絕大多數廠家而言,這些有效成分無法提取,只能當作廢水排掉,對環境汙染嚴重。而張連興正是看中了這一點,利用多年積累的化工技術,在2006年攻克了廢液提取技術,將生産木糖醇的廢液變成提取L-阿拉伯糖的母液。

    盡管張連興的木糖醇廠每年的産量不到200噸,但賺的錢足以“養活”張連興對稀有糖醇的研究。這種以産養研的日子還要繼續,對張連興來說,如果突破低成本生産L-阿拉伯糖的瓶頸,將把高高在上的L-阿拉伯糖價格拉下來,這將給下遊的産品應用研發和市場推廣提供基礎。

    與張連興同時進行“尋找阿糖”的企業還有很多,包括中國科學院、武漢大學等在內的研究機構也在這波風潮中,通過各種方法尋找到撬動L-阿拉伯糖黃金市場的機會。

    另據記者“現在來看,L-阿拉伯糖給預防糖尿病提供了一個重要武器。”他說。

    但即使低成本生産L-阿拉伯糖成為可能,張連興們依然要面對更大的挑戰:2007年10月3日,他們從國家知識産權局網站上得知,一家名叫三和興産株式會社的日本公司申請的“糖尿病治療藥物”專利(zl01818856.7)被正式授權。這意味著,L-阿拉伯糖最廣泛的一個用途之一,在中國企業還沒有工業化生産出L-阿拉伯糖之前,就已經被關閉了。

1481130301_192949471_310x310.jpg

    致命的專利

    在三和興産株式會社申請的這一“糖尿病治療藥物”專利中,申請保護範圍是添加了0-95%比例L-阿拉伯糖的蔗糖具有明顯的降低血糖指標的功能。

    更早之前的2003年4月30日,同樣是這家三和興産株式會社,在中國申請了名為“通過酸水解生産L-阿拉伯糖的方法”專利(zl99805686.3)。

    三和興産株式會社是日本著名綜合商社三井物産株式會社中的成員企業,也是一家叫三和澱粉股份的公司股東。根據有關資料顯示,2004年,三和澱粉利用日本合同酒精公司的基本技術開始生産L-阿拉伯糖,並由三井制糖銷售配合了砂糖的適用商品。但或許是技術上仍存在難點沒有突破,三和澱粉現在僅“擁有年産100噸L-阿拉伯糖的生産能力”,由這3家日本公司協力銷售推進新用途的應用。

    三井制糖是三井物産綜合商社核心企業組織“二目會”的成員,屬三井物産直接控股企業。其前身是三井財團于1900年在日本殖民台灣時期設立的台灣制糖株式會社,利用日本在台灣設立的壟斷政策,三井商社與三菱、滕山用20年的時間發展成為操縱整個台灣向日本輸送蔗糖的超級巨頭。

    三井物産株式會社成立于1876年。經過100多年的發展,形成在最核心層以銀行、保險、信托等金融企業為紐帶,依托遍布全球的貿易網絡獲取投資信息,進而通過大量交叉持股構成的資本紐帶,協同開拓市場,所涉獵産業幾乎無所不包,形成了以貿易、服務、事業投資三大業務種類,以少量持股維系的龐大企業帝國。這個龐大帝國裏,包括有住友銀行、松下、東芝、新日鐵、豐田、樂天等著名企業。三井物産2005年銷售額達到1265億美元,純利潤17億美元,其582家關聯企業遍布全球。1980年,三井物産在北京設立了中國首家事務所,現在在中國已發展成為擁有14個事務所以及110余家合資、獨資企業的大規模貿易、生産和投資機構。

    這樣一個龐大的企業組織在中國進行專利申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這次的L-阿拉伯糖專利申請卻有不尋常之處。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日本企業對專利制度研究非常深入,但在L-阿拉伯糖上卻顯出令人費解的“外行”:“酸解生産糖醇本是行業的傳統工藝,他們卻用來申請專利,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但更不可思議的是專利還被審核通過了。”

    他解釋說,功能糖普遍存在于各種植物纖維中,早在1950年代,前蘇聯就開發出酸解桦樹皮的方法來生産木糖醇。目前功能糖醇行業最普遍的生産方法就是用酸分解出植物纖維和半植物纖維,然後通過加氫反應,生産出各類糖醇。從這點上看,日本三井通過三和興産株式會社申請的生産方法專利,在創新性上存在明顯不足。

    了解,一家廈門的海歸企業也正在上馬L-阿拉伯糖項目。該項目的獨特之處在于通過擁有獨立知識産權的生物酶轉化法,不僅能利用木糖醇廢液,而且可以從玉米、甘蔗、稭杆等含有半纖維素的農産品下腳料中提取生産99%以上高純度的木糖醇、L-阿拉伯糖和L-核糖等稀有功能糖。一些看到了L-阿拉伯糖重要經濟、社會和國家戰略意義的專家,對該項目寄望甚高。

    “由于借助生物工程與發酵工程關鍵技術的突破,擯棄了傳統化工法中必不可少的催化劑氫的使用,這個項目在成本、生産效率、環境影響、原料可用性、安全性等方面實現了産業化創新,在制藥新原料和食品新資源開發等國際尖端領域和國家 ‘十一五’規劃重點領域中具有很大的産業化和社會化戰略意義,也真正體現了循環利用、綠色經濟、環境友好。”國家開發銀行專家委員會常務委員姚建培高級工程師說,“生物技術的優勢不僅僅在于降低生産成本,其産品在質量上,特別是食品和醫藥的安全性,具有化工法生産所無法比擬的優勢。”

    北京協和醫院主任醫師蕭新華博士進一步指出,糖尿病治療難度大,費用高,已成為各國政府關注的全球性問題,近年來各國開始注重糖尿病的預防,利用生活方式的幹預來緩解糖尿病的集中爆發。

    1999年,日本鹿島大學的學者也在國際公開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提出可以通過酸水解的技術來從植物纖維中獲取L-阿拉伯糖,並在阿糖應用上指出其具有強烈抑制蔗糖吸收的作用,可減少約60%的蔗糖在小腸的吸收。日本學者井上修二2000年也在日本營養與食品科學院期刊上發表文章指出,阿拉伯糖對蔗糖的吸收具有阻斷作用,能夠大幅降低人的血糖水平

    國家知識産權局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不願正面回應為何日本三和興産“明顯不具備創新性和新穎性”的專利申請獲得批准,他只是透露,“當初三和興産在中國申請的L-阿拉伯糖應用專利保護甚至包括保健品和食品,範圍之廣幾乎覆蓋所有的L-阿拉伯糖應用。所幸的是,其中在保健品和食品中添加L-阿拉伯糖的申請被國家知識産權局駁回。”

    “另外,根據有關法律規定,即使日本人的專利申請已經獲批,中國企業也可以向專利局的仲裁委員會提出複議,申請廢止。”他說。

    根據他的分析,L-阿拉伯糖“糖尿病治療藥物”的應用專利,對國內所有致力于 L-阿拉伯糖産業化應用的企業都有影響,他們只能將其作為添加劑應用于砂糖、食品和保健品,任何藥用實踐都面臨專利侵權訴訟;而三和興産申請的“通過酸水解生産L-阿拉伯糖的方法”專利,將甚至扼住絕大多數依靠傳統酸水解化工法生産L-阿拉伯糖的中國企業的喉嚨。

    “時至今日我們或許才明白,三井7年多前看似漫不經心布下的棋子,等于成功地給整個産業設下一個局。”這位知識産權局官員針對中國L-阿拉伯糖産業崛起可能面臨的産品專利、用途專利甚至方法專利的風險指出,“當飽受吃糖引起的糖尿病和肥胖之苦的中國人認識到L-阿拉伯糖是個好東西,當苦于公共醫療保障開支巨大的中國政府知道在蔗糖裏添加一小點L-阿拉伯糖就能兩全其美時,我們也許又要面臨吃健康糖要向日本人交錢的窘境。”

    三井式棋局

    事實上,三井之于中國的功能糖來說並不陌生。今天已經普遍被接受的木糖醇真正走向市場,並被公衆認可,三井“功不可沒”。

    世界最大的木糖醇企業山東福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在1998年開始生産木糖醇,但苦于國內外沒有啓動,發展速度緩慢。直到2002年,福田主動找到日本食品巨頭樂天集團,每年向樂天免費提供半噸木糖醇,供其研發新型防齲齒的口香糖。 2003年左右,這一新産品獲得國家權威部門的認可,被允許使用“無糖”標示。並借由樂天把這種産品推向整個國際市場。

    此後福田又用同樣的方式“俘獲”了世界口香糖市場老大美國綠箭公司。這些大客戶的到來,不僅幫助木糖醇由口香糖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商品起步打開越來越多的食品市場,也把福田推向了國際市場。

    “這些有領導地位的企業對公衆的影響力非常大。”山東福田董事會秘書解法孔對記者介紹,借助樂天等消費品巨頭推廣“無糖”這一健康概念,整個木糖醇市場獲得了極大發展,並被迅速地應用于食品、飲料、保健品等領域。2005年,世界最大的食品添加劑企業丹麥丹尼斯克公司有一家年産1萬多噸木糖醇的工廠因環保問題被強制關閉,本來只有6萬多噸的全球總産量損失近20%,需求被迅速轉移到中國。

    樂天口香糖的制造者樂天四通于1994年由日本株式會社LOTTE、中國四通集團、三井物産共同投資興辦。其中三井物産雖然不是大股東,但原料和物流基本上交由三井綜合商社的公司來經營。

    幾年過去,站在“巨人”肩膀上起來的中國功能糖産業如很多制造業一樣,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制造工廠。但由于在研發和市場一前一後兩個重要環節上的缺失,中國功能糖産業事實上依然受制于人。

    “中國的功能糖行業從來就是三五年一個周期,極其不穩定。”張連興指出,看似中國企業在這個窄衆市場中博得了全球最大生産基地的名聲,但對歐美、日韓等成熟市場的依賴度極大。

    以功能糖行業最成熟的産品木糖醇為例,中國制造的木糖醇的出口量在80%以上。2006年之前,木糖醇價格一直徘徊在2萬元/噸左右,木糖醇企業保持微利。從2006年中開始,隨著國際市場對木糖醇的需求增加,木糖醇價格一路走高,到2007年初最高達到4萬元/噸。國內木糖醇企業此時面臨的是排到2010年之後加班加點都無法滿足需求的訂單。

    暴利驅使國內廠家開足馬力新上項目,最高産能達到5萬噸,基本上與國際市場的需求量持平。但伴隨市場狂熱而來的,是2007年人民幣開始不間斷小幅升值,木糖醇的出口開始出現下滑。國內廠商隨即開始爭相壓低價格,只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就從接近4萬元/噸下降到3萬元/噸左右。

    “生産原料都在漲價,傳統的生産方式又是高耗水、耗電、耗氣,成本上漲非常大。”張連興介紹說,目前國內企業的木糖醇生産成本應該在2萬元以上,按照現在的行情,絕大部分企業都處于盈虧邊緣。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國內功能糖的研究者寄希望于開發出更高端、應用更廣泛的新功能糖。而L-阿拉伯糖無疑是其中最具前途的一個。但當年親手啓動功能糖市場的三井已經不滿足單純給他人做嫁衣。

    “生産能力能否帶來價值,要看是否有足夠大的市場。”張連興指出,這一點依然控制在對功能糖應用研發和專利部署更早一步的日本企業手中。

    一個相類似的例子是另一種功能糖——麥芽糖醇。由于食品添加劑巨頭法國羅蓋特公司申請了這種糖醇的生産和應用國際專利,中國的糖醇企業面對歐美大額訂單,卻因要支付高額專利費及面臨被起訴的風險而不得不放棄。

    “國外專利權人在我國部署的L-阿拉伯糖專利申請保護範圍過于寬泛,憑借高超的專利文獻撰寫能力,這類文獻規避專利審查、公衆監督的能力很強。”中美知識産權研究院訴訟分析中心高級顧問葉東蕾說。

    即使有國內研究機構和高科技企業在生物轉化法生産L-阿拉伯糖方面實現了領先于日本的技術突破,能夠成功繞過三井在傳統酸解生産方法上設下的專利埋伏,但葉東蕾提醒到,通過跟蹤專利部署情況,國外競爭對手完全能夠獲悉中國核心菌種的發明人、控制人,乃至各個流通環節。如何加強菌種的管理、保密工作,杜絕技術擴散,同樣是中國企業必須正視的課題。

    與國內企業剛剛起步就受制于人不同,在一水之隔的日本,三井已經實踐出一條研發、生産、銷售L-阿拉伯糖的“完美”路徑:三井企業系中的合同酒精提供技術,三和興産進行專利部署,三和澱粉進行生産,三井制糖負責銷售,樂天網絡銷售和便利超市鋪設終端,這是一個覆蓋産業全部環節,配合緊密高效的完整鏈條。

    2006年,日本厚生省的特定保健用食品清單中將L-阿拉伯糖列入調節血糖的專用特殊保健食品添加劑。同年,三和澱粉正式推出面向終端的L-阿拉伯糖産品“健康好夥伴”。這種添加了3%L-阿拉伯糖的新型蔗糖很快就成為樂天在線購物的熱銷産品。

    與此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國內對于L-阿拉伯糖這類稀有功能糖還處于剛從研發進入産業化的起步階段,以緊密企業組織來進行原料采購、制備生産、商品開發、銷售網絡搭建更是遙不可及。

    2004年,三井物産斥巨資幫助其關系緊密的7-11便利店加快在北京、上海等中國市場的布局。同時,三井還投資設立了專門給7-11配送的物流公司。可以想象,一旦三井的L-阿拉伯糖布局開始收網,憑借強大的物流和遍布全國的便利店系統,三井完全可以複制其在日本的局面。

    “三井商社對産業的布局往往以十年甚至更長時間來計量的。”曾經在三井物産工作過12年的白益民在其《三井帝國啓示錄》中指出,利用龐大複雜的貿易和物流體系,三井可以輕易地獲取最前沿的技術和市場信息,並利用背後強大的財團及早進行産業的布局。

    稀有糖正是這樣一個剛剛完成布局、正等待好戲上演的三井式棋局。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是三井唯一的局,甚至還不是其最核心的産業布局。

 

本文地址:http://www.reports.tw/freereport/22680.html   FB_IMG_1461892367620.jpg

本文來源:商務周刊

    阿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